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艺术境界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我近日拜读林缉光先生的文章《梵高、齐白石 PK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看谁的作品厉害》,本人作为后生晚辈,拜读之后深感先生无论艺术造诣、鉴赏水平、文学功底以及人品道德,都令我高山仰止!更为幸运的是,从先生的力作之中,我学习到了很多知识,在此深表谢意!

我表达谢意的方式略有不同,是用自己的所感所想与先生交流探讨,何以故?因为艺术的价值在于“百花齐放,百家共争鸣”。所以我虽在艺术方面是“下里巴人”,但愿意谈一点点“下里巴人”眼中的“阳春白雪”!

对于先生以对梵高、齐白石数十年的研究,来比较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绘画艺术,而“觉得他们三人的艺术境界是旗鼓相当的。” 于此我有不同理解和争鸣之处。虽然先生对三人的画作“向日葵”所做的评判意出中肯,但末学觉得三人“向日葵”画作的高低,恰恰反映出三人艺术境界的“不旗鼓相当”,而是高下立判的!末学的愚见:所谓艺术境界,则是“艺术映射境界,境界引领艺术”!今就“向日葵”来说画作的艺术境界。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Artist:H.H.Dorje Chang Buddha III

先从艺术的手法来说:首先,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向日葵》,既有国画又有油画的,因此从技法上,H.H.第三世多杰羌佛对中西画法皆圆融。其二,从画作本身来看,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油画《向日葵》则是超越了西方写实流派而自成一体,意境高古脱俗,色调和谐高雅,造型厚重质朴,强烈抒情的笔触与画刀铺造出的凹凸感,使画面既有坚实的塑造感,又有不著于表象之虚妙空灵之感,表现手法可谓平中见奇,笔法变幻莫测,难以仿制,其壮美之神韵如荡漾之春风扑面而来。而梵高的《向日葵》是在西方印象派色彩的基础上,追求更为主观情感的色彩宣泄,其笔触饱沾鲜亮色彩,与个人情绪相容为一,忘我地在画布上翻滚抽打,如火焰一般在画面中升腾燃烧。尽管如此,从画面的质量来看仍有被束缚的紧张拘谨之感,这说明作者的内在境界仍然有未彻底解脱的执着存在。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一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国画《向日葵》,整篇作品布局章法殊妙,气韵灵动而畅快淋漓,其色彩之妙用如云霞之明灭、笔墨在橫涂竖抹之间,尽显清新脱俗之妙境。佛陀的笔下一点一画无不是从无住的心源中流淌而出,因而整幅画作出神入化,仿佛在风中飘动,颇有丝竹悦耳之美妙。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Artist:H.H.Dorje Chang Buddha III

齐白石老人较之其他画家可谓是泰斗级大师,他的国画作品《向日葵》具有很深的艺术功底和超人的笔墨韵味,其意境朴实深沉,充满了浓郁感人的怀旧气息。但从整体造型来看,偏于“着相”,其意识与笔墨仍被客观物相所束缚。也许这是他在悟到“艺术贵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妙理之前的作品吧?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一

再从人生的境界来看,三者的区别更是泾渭分明。一个艺术家的精神境界是其作品意境的源泉,一件真正的艺术品就是艺术家心灵的迹化。所以末学认为离开一个艺术家的人品,孤立地谈论其作品是有缺憾的。作者的精神境界是不能离开其人生经历和道德追求的,而这些恰恰是艺术境界的底蕴所在,当然我们不能用境界来苛责任何一位艺术家,在此仅作多种层次的比较而已。众所周知,梵高因对自己的生活际遇心存压抑与痛苦,面对自身的境遇,又无力去抗争,因此,他的“拿刀割耳”与“拿笔作画”都是他不同的情绪流露而已,这种境遇恰恰造成梵高的“我执烦恼”日增,其忘我于画作,只不过是用这种方式将真实残酷的生活境遇暂时隔离,在痛苦与狂喜的交替中,使内心得到暂时的休息罢了,因此看梵高先生的画作常常会让末学有一种痉挛的感受。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梵高作品《向日葵》之二

而齐白石老人的一生充满跌宕起伏,人生的沧桑让他看透了世态炎凉,见惯了尔虞我诈,然而他始终没有从金钱名利中透关,因此也就有了后人所传诵的齐白石老人整天拿着装有黄金的袋子而不放,唯恐他人窥视;并示“浮一大白”的告示:凡我门客,喜寻师母请安问好者,请莫再来。像这样如此接地气的“可爱”告白,无不告诉我们,齐白石老人虽具一定的艺术成就,但仍未彻底摆脱世间的名缰利锁,仍未达到脱俗自然的超脱之境界。正所谓:“世间人事场,终为名利忙”,故梵高与齐白石二人皆有所执,有执就未能忘我,就必然心有挂碍,有挂碍的艺术境界则很难任运自如!所以二人的作品有时具有忘我之境,但却未彻底断除我执,进入脱俗自然的人天合一之境界。

再探讨梵高、齐白石与H.H.Dorje Chang Buddha III的艺术境界

齐白石作品《向日葵》之二

而H.H.第三世多杰羌佛则真正是无纤毫世俗沾染,面对要用船来运的大量黄金,上亿美金的虔诚供养,却毫不动心,丝毫不取;而对一切黑风四起的恶劣诽谤如如不动,心中唯有:“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这不只是想一想而已,而是在生命中实实在在地如实履行。这就是至高无上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境界,而这个至高无上的境界所转化流露出来的五明智慧,则是圆满无缺至高无比,前无古人可及,因此佛陀的画作是妙笔生趣格高境大!所以梵高和齐白石老人与佛陀的艺术境界相较那是毫端与万里之隔,绝非旗鼓相当!

当然我很喜欢先生的一句话:“你心中喜欢谁,谁就最厉害”。但为了表达我对先生的敬意,再补充一句: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就境界而言,高就是高,这是由其本自的内质所定。

再次声明:我之本意是与先生共襄盛举,相互交流探讨,上面所书的文章与先生相较则是稚子顽童之论,难入先生法眼,有不恭之处,望先生海涵。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樵夫

此条目发表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艺术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